X-ray

唯九

JUST ONLY ONE[灿勋兴/星战/全员向/中长]

预告——

    chapter.0
  火,到处都是火。
  张艺兴努力想抬起头,眩晕感却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一般向下坠去,他只能坚持让自己的神经保持清醒。
  滚烫感慢慢逼近,四周重重的火焰无疑是提醒自己最好的利器。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火,比任何火的光芒还要耀眼,火海外面是生是死,此时已经不是张艺兴关注的对象。
  必须要出去。
  手支撑着身体一点点站起来,张艺兴咬牙坚持着,做出他人生最重要的赌博,输了便是永恒的失败,赢了也可能会遍体鳞伤。
  努力迈开步伐,像飞蛾一般朝着火最弱的地方扑去,但,飞蛾扑火,终究是自寻死路。
  “啊——”
  火焰立马包围住他全身,张艺兴感觉自己仿佛被放到了一个火炉里,在锅中不断翻滚着,垂死挣扎。
  我要死了吗?
  他绝望的想,恍惚中看到有一个高大的人影朝他的方向踉踉跄跄地跑过来,张嘴呼唤着什么。
  “灿烈......”
  张艺兴缓缓道出两个字,随即便没了呼吸,却不想,这两个字命运般地戏弄和陪伴了他的后半生。

第一次长篇就写星战我真是不想活了2333,主要是我超喜欢逐星人啊啊啊。
刚上初一不懂的有点多,平时对于战斗、天文方面接触少,所以有些不妥的地方请原谅。
依旧文笔不太好,不定期更新,正文可能明天发,争取5000字,谢谢所有看我的文的小可爱,爱你们♡

前期灿兴,后期勋兴,虎蕾过去式。

超短慎入[现实/欢脱/超短]

真的是超短了,本来想写小甜饼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就成这样了,特别喜欢lotto时期的风格,就随便写了。
700字的小段子(?),文笔渣,勿喷。

  “蕾哥~”边伯贤兴冲冲地穿着新换上的衣服跑到张艺兴旁边,还不时晃晃自己手上的纸币,“是真币啊,我是不是要变成首富了哈哈哈哈。”
  张艺兴愣了愣,还没等反应过来,另一边就传来朴灿烈抗议的声音:“队长,伯贤儿要抢首富!”
  边伯贤不服地打了朴灿烈一下,却偏偏被听到声音赶来金俊勉看到了,吓得边伯贤急中生智把打朴灿烈的手势换成剪刀手,但朴灿烈表示自己不想玩石头剪刀布硬生生装出一副被打的很严重的样子。
  结果,边伯贤成功被金俊勉教导了一顿,作为旁观者张艺兴全程懵,直到朴灿烈忍不住碰了一下呆呆的他蕾哥,张艺兴才疑惑地转过头看向他,询问到:“嗯?怎么了吗?”
  朴灿烈感觉自己快要给张艺兴跪下了,心里正想着要找个人收了这个反射弧超长的哥,一瞬间身边就多了个吴世勋。
  忙内你什么时候来的???
  朴灿烈简直要怀疑人生,拨浪鼓般摇了摇头之后他还是去找伯贤儿和倩倩一起吵吵闹闹了。
  给他们留点个人空间。
  这是朴灿烈当时心里想的。

  再说张艺兴,抬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吴世勋,心里顿时有一种莫名的情绪生出来。
  怎么感觉,世勋又长高了一点呢。
  按耐不住内心小小的“欲望”,他把自己的手伸过去,站在旁边的吴世勋看似无奈地握住,其实内心早就打好了盘算。
  蕾哥白白的手!哇怎么能让他放下呢,要一直握着,啊不对,要十指相扣才对!光牵手怎么行呢,蕾哥还要给昏昏一个奶油味的吻!然后一起滚床单!
  当然这些都是吴世勋的心里幻想,为了不让自己的高冷人设崩塌,他在张艺兴要把手放下时侧过头宠溺地看着张艺兴的眼睛,把刚刚牵到的兔爪勾了回来。
  张艺兴无奈地用另一只手拍拍吴世勋紧握着自己的手,脸颊上的酒窝再次显现出来。
  耶嘿,get到艺兴的香喷喷兔爪一双!

  吴·小狼崽·世勋或许早就忘了刚才自己心里想的那一大串计划,这究竟是猎物掉到了狼的手里,还是狼甘愿被猎物捕获呢?

Promise

文笔渣,单纯想看九锥合体。
以前老师让写的征文,就写了这个,那天刚好是4.8,至于为什么现在发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

  首尔的冬天有点冷,至少对于长沙来说。
  张艺兴裹紧了穿在身上的外套,内心默默的吐槽着。早知道当初录完节目就应该多穿一件羽绒服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自己当初只穿了个衬衣,外套还是找偶像练习生那群小孩借的......
  虽然是半夜,机场早已不再如同早上那般热闹,但在很多角落里,狗仔们早已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不管你做出什么行为都会被他们公之于众,像是沉睡了的野兽,安静却时刻充满了危机。他本应走特殊通道,可内心那份柔软又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就让他们拍吧,毕竟粉丝好久没有见到合体了,看到了应该会很高兴吧?
  双脚一步步再次踏上自己走过无数次的地面,光滑的地板反射着他因冷空气而微红的脸庞,模模糊糊地映入他眼里。他突然停住了脚步,怔怔地望着地板中的自己,思绪飘回了五年前自己背着背包默默站在队伍最后面的场景。
  那时候自己在团里的人气并不高,在粉丝中,对他的定义大概就是不爱说话的治愈独角兽了。直到那三个人走后,他的内心越变越坚强,不会再因为打击而消沉下去。EXO也从2015年开始越来越好,因此你会经常在粉丝耳朵中听见这么一句话——艺兴的成长就是EXO的成长 。
  伯贤说艺兴哥总是在用自己的酒窝温暖别人,却不会关心一下自己。确实,真相也许就是伯贤说的那样,但经历了那么多次挫折的他,反而连自己的情况也不会太了解了。
  耳边飞机起飞的声音一下子把张艺兴拉回现实,他伸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在光线恢复的一瞬间,竟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回来了,真好。
  忍住流泪的冲动,张艺兴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他快步走出了机场,狗仔拍照的声音不绝于耳,张艺兴微微皱眉,迅速上了保姆车。
  车里的热气一下子把张艺兴包围起来,让他微红的脸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水珠。张艺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总算是走出机场了。用眼睛环顾了一圈许久不见的车子内部,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冬天的正确打开方式嘛......
  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张艺兴愣了几秒,才慢慢拿起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几秒前发来的消息。
  TO.lay哥哥
  咦兴你回来了没有,世勋想你了。
  sehun.2018.4.7
  张艺兴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几秒,想了想打上了几个字。
  TO.sehun
  世勋为什么想我呢?
  lay.2018.4.7
  果然如他所料,没过多久来自世勋的消息就再次传来,张艺兴连忙集中精神去看,却没忍住笑了出来。
  TO.lay哥哥
  白贤哥说要跟我抢你!
  sehun.2018.4.7
  他的世勋果然还是那么任性啊。突然的笑声让坐在前面开车的经纪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张艺兴立马收敛了笑容,点开line找到世勋,修长白晳的双手在键盘上停住。
  说什么好呢?我快到了 也很想你 世勋不要急 ?白贤那么喜欢我呢 放心把我是世勋一个人的哦?......张艺兴犹豫不决地思考着,打完了一句话又删去,这么来回几个回合之后,终究是把手机收起来,拿起旁边的兔子抱枕把脸埋进去。
  啊啊丢死人了,还是等见了面再说吧。
  夜晚的首尔灯火阑珊,夜空的黑暗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加绚烂,星星在朦胧的夜空中闪烁着,街道上偶尔走过几个人,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后,张艺兴抱着兔子,静静地嗅着上面散发出的淡淡清香,就这么抱了一路。
  “下车了。”
  啊?张艺兴没反应过来,手依旧圈住兔子抱枕,其他什么动作都没有,一直愣在原地,仿佛时间都停止了流动。
  “到宿舍了——下车吧。”经纪人无奈的转头看向这个自己照顾的小祖宗,要说lay可是队里最听话的了,但是这个反射弧,怎么就那么长呢?
  “啊,噢噢,到了啊......”张艺兴真想把自己的头敲几下,什么时候他才能反应快一点。恋恋不舍地放下兔子抱枕,张艺兴甩了甩酸痛的手臂,同经纪人道了声别,便小心翼翼地下了车。
  一瞬间又回到了寒冷地带,张艺兴没忍住打了个哆嗦,把双手伸进口袋里,小跑着到了宿舍门口,满怀希翼的敲响了门,却没有人回应。
  不在家吗?张艺兴疑惑地想到,又尝试着敲了几下,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他只好把钥匙从包里翻找出来,插进钥匙口,轻轻一扭。
  “咔嗒——”门开了,里面一片黑暗,没有一个人的影子,张艺兴原本充满再次相遇的激动心情也降低到了极点。为什么没有人......他们不知道今天自己要回来吗?
  张艺兴委屈的想着,曾经说好的九锥盛世,难道就不算数了吗,自己终究会被抛弃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迟迟没有滴落下来,他认命般的走进客厅,把背包扔在沙发上,刚想埋头宣泄一下自己的悲伤,眼睛却一下子涌入了强烈的光线。
  “艺兴哥欢迎回家!”猛地抬起头,八个少年正笑盈盈地看着他,灿烂的笑容一下子刺痛了他的双眼,眼泪终于忍不住,一滴滴顺着脸庞滴落在衣服上。
  “诶边伯贤看你出的什么主意都把艺兴哥弄哭了!”
  “呀!朴灿烈明明是你笑得太大声把艺兴哥吓的!”
  “我什么时候笑出声了,钟仁你说!”
  “诶,哥不管我事啊。”
  吵吵闹闹的声音触动了张艺兴心里的那根弦,曾几何时,他们也是这样在一间小小的宿舍里,无忧无虑地打闹玩耍,为了出道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努力着。而等到出道那一天才真正意识到,人生中最重要的几年就是在做练习生的几年了,没有繁忙的行程,没有黑料的诋毁,更没有国家间的阻碍使他不得不时刻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这究竟是自己在改变还是世界在改变,他不知道。
  眼泪模糊着他的视线,此时的场景就仿佛回到了六年前一般,一年,整整一年没有和大队一起活动,再次见到后内心的思恋抵挡不住爆发出来,终究在温柔中化作了点点泪水。
  “我回来了。”张艺兴哽咽着说出这四个字,原本还在纠纷的大家瞬间没了声音,过了好久,他听到了队长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回来就好。”
  突然一直没有说话的吴世勋一个箭步走过来,毫无预兆的抱住了他,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在他耳旁拂过,“哥,累了不要撑着,你还有我们。”
  是啊,他还有他们,就算全世界都忘却了他,全世界都厌恶了他,但只要有他们就够了不是吗?六年的陪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在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候,陪在他身边,跟他一起度过这些时光的,是他们;在全网都在让他解约的时候,鼓励支持他的,是他们;在他受伤不能演出的时候,关心安慰他的,是他们。他又有什么理由来怀疑EXO,怀疑曾经九个少年美好的约定呢?
  伸手抹干了眼泪,张艺兴红着眼眶,发自内心地微笑着说:“走啦,吃饭去,我请客。”
  一行人就这么出了宿舍,在寒风下逆着光行走,像极了乘胜归来的王者,在这一天,在这个他们挥洒过无数青春汗水的地方留下他们的足迹。
  4月8号这一天的零点张艺兴许久不见更新的微博和ins上突然多了刚刚发的图片,正是他们九个少年在月光下的背影。
  ——EXO  we  are  one !
  不因盛名而来,却因是你们而伴